当前位置:爱读文学网 > 玄幻武侠 > 玄尘道途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御兽令

第五百八十二章 御兽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终于到了!”从肥猪岭搭上“佣工货船”,经过一个月后,众人总算是返回了白鲸港,巨大的货船降落到了一处空阔的露天雪场上,众人随着人流,从船上走下,艾迪·塞亚伸着懒腰兴奋说道。

    这座人头涌动,沸沸扬扬充斥着各种吆喝、喧笑、乱杂之声的巨型广场位于城东,名为“鲸港东驿”。

    乃是往返广袤“瀚冰雪林”众多佣工货船的指定停靠点,露天广场上不时有二、三艘“佣工货船”升降,像这种专门停靠“佣工货船”的驿站,白鲸港在城南与城西还设有两座。

    “玄玉大哥!随塞亚一起回兽馆吧!”艾迪·塞亚笑着说道,她早说过回到白鲸港,定要好好款待玄玉道长。

    “家父,也让吾请两位道友前去坐客!”艾迪·凯特也邀请说道。

    “谢道友好意,离开城里已有两月,吾需前去拜见一下师尊,就让玄玉师弟陪你们去吧!”玄山连忙推脱道。

    “师兄!一起去吧!过后,小弟与师兄一起去拜见师伯!”刘玉开口劝道。

    “师弟你去吧!师兄还有些事,便先走了!”玄山含糊说着,随后招出一柄飞剑,火急火燎地飞走了,笑话,好久没去押上一把了,哪还有闲工夫去坐客,玄山此行愿跟去,就是手头紧,想赚笔灵石。

    如今兜里已有了这么一大笔灵石,除原先定好的十万报酬外,还有击杀疯疤等人分到手的灵石,加在一起足足近四十万块低级灵石,玄山哪还忍的住,这不一下船,就借机溜走。

    半个时辰后,刘玉跟着凯特兄妹,还有塞亚的那位男友海威,来到了城西的“雪风兽馆”。

    这是艾迪家的家族产业,一座类似“血狮角斗场”那样椭圆广场式建筑,虽没有“血狮角斗场”那样宏伟,但占地也不小。

    外层一圈是由水池、鸟笼、兽栏一间间大小兽屋组成,里面关押着百余种凶猛灵兽,水兽、飞禽、走兽各式各样,有成年凶兽,也有灵兽幼崽,就连一些未孵化的飞禽鸟蛋也有售卖。

    这些灵兽大部分都是艾迪家或捕捉、或购买而来,也有少部分是客人寄售于店中的,百余

    间兽屋首尾相连,环绕于兽馆外圈,其间有一条宽敞走廊,方便游人观赏,选购灵兽。

    中层一圈有大大小小功能不同的灵兽训练斗场,还有孵化室、通灵室、突破室等一系列辅助馆室,“雪风兽馆”不单售卖灵兽,还提供孵化、寄养、训练、培育等一系列业务,也是“兽风斗士团”的训练斗馆。

    此时馆内有二、三位“驯兽师”,正领着几批客人在走廊中观赏,不时介绍着各兽屋内关押灵兽的习性、等阶、战力等信息,若有看上的,“驯兽师”还可让其进兽屋近距离观察。

    “玄玉大哥,这些是三阶“剑齿鲨”,是馆里的热门灵兽,每天来观看的客人极多!”塞亚、海威两人领着刘玉在兽馆里游逛,三人来到一座巨大的水室前,指着水室内几头游荡的巨鲨介绍道。

    “扑”饲养员向水室内扔了两头活猪,通过透明的光玉室壁,可几头巨鲨闻腥而动,迅速游向那两头活猪,一头体型最大的灰鲨,游得最快,一口便将其中一头活猪咬成了两段。

    顿时腥红的血花染红大片水室,几头巨鲨抢食撕咬,水花四溅,但那头满口利齿的灰鲨独享着一头活猪,其它巨鲨都去争抢另一头,不靠近这头体型巨大的灰鲨。

    “这些灰鲨虽体长凶猛,但只能活动于深水之中,到了岸上便失去战力,弊端明显,真会有人愿出如此多灵石购买吗?”刘玉看了一眼旁的树立的标记立牌,上面标注着每头成年“剑齿鲨”,售价二十万块低级灵石。

    “道长有所不知,白鲸港外是辽阔的极寒北海,渔货丰富,出海捕捞的渔船,若能有一头“剑齿鲨”护航,不单提高了安全性,还能凭借“剑齿鲨”超强的捕食天赋,准确追踪深水中的鱼群,海兽,提高渔船出海的收获。”海威解释着说道。

    “玄玉大哥看到那条吃独食的灰鲨没,它叫“血灰”,前年已突破瓶颈,成为一条筑基期“剑齿鲨”,几个月前,码头一支猎鲸队便看上了“血灰”,已交了部分定金,总价一百三十万块低级灵石。”艾迪·塞亚带着些炫耀地小心思接过话说道。

    “这样一头筑基期“剑齿鲨”,生魂强大,已生灵智,他们买去又该

    如何控制?”刘玉不禁疑惑地问道,修真者通过契约印记收服各种灵兽,一般都需趁灵兽尚幼,生魂弱小时下手。

    因为成年灵兽不单生魂强大,且兽性桀骜,极难收服,即便施法者修为境界高出灵兽,也是一样。

    类如一名筑基修真者欲通过契约印记,收服一头普通的成年“剑齿鲨”,即便这名筑基修真者生魂远强于“剑齿鲨”,在“剑齿鲨”生魂内强行留下了契约印记,这头“剑齿鲨”也多半会因生魂崩溃而亡。

    因为成年灵兽已生灵智,兽性凶狠,即便生魂中被强行留下契约印记,灵兽也会驱动魂力去不断冲击这道印记,直至灵兽自身生魂溃散,万物有灵,如人一样,岂会轻易屈服成奴。

    “难道是“御兽令”?”刘玉这时想起在宗门藏经阁内看过的一册“修真杂录”,自话说道。

    “没错,就是“御兽令”!”

    ““血灰”与这些剑齿鲨一样,从小就养在家族建在海边的“渔场”中,还是幼兽时,就通过“御兽令”契约收服,饲养了几十年,一群剑齿鲨就只有“血灰”突破至筑基灵兽。”

    “等那些人将余款交上,便可将契约有“血灰”生魂奴役印记的“御兽令”交给他们,他们就能轻松控制“血灰”出海捕猎!”艾迪·塞亚忙点头解释说道。

    “原来是这样!”刘玉想起那册“修真杂录”上对御兽令的记载,“御兽令”又名兽魂令,契约灵兽的原理,便是兽修的奴役契约,只不过兽主由修真者自身,转变成一块由魂玉炼成的令牌。

    通过“兽魂令”,修真者便可轻松奴役多头灵兽,这也是兽修为避开天道对修真者自身契约灵兽数量限制的一种特殊手段。

    且这种“兽魂令”可易手,并没有特定的兽主,只需得到“兽魂令”,就可控制令牌所契约的灵兽,简单又轻松。

    当然“兽魂令”也并不能完全代替“伴修灵兽”,因为兽修虽可通过“兽魂令”来摄取契约灵兽的本源元炁修行,但这一过程损耗极大,功效远低于自身直接契约的“伴修灵兽”,与“伴修灵兽”的修炼效果相比,不足十分之一。

    修真界中对这类通过“御兽令”契约的灵兽,称做“

    战兽”,区别于修真者自身契约的“宠兽”,与兽修的“伴修灵兽”。

    刘玉在白鲸港已驻留了十年,对这北地的风俗人情已有所了解,北地人凶狠好斗,兽修居多,像“血狮角斗场”这样大大小小的角斗场在白鲸港内极受欢迎,斗场内的比斗方式各有不同。

    按生死分为二类,一为活斗,一为死斗,活斗便是一方受伤认输,死斗便是签下生死令,双方只能活下一人。

    按类型有人斗,一种是双方皆为兽修,人兽共同入场比斗的。一种是一方为兽修,另一方不是兽修,以一敌二的。

    双方皆不是兽修,一对一对决的,也算一种。

    另有兽斗,双方只派灵兽比斗,兽主不入场。也有一方为人,一方为兽,人与兽斗的,总之花样百出。

    其中最受北地人欢迎的是兽斗,相较于亲自下场比斗的凶险,只派灵兽比斗则显得安全一些。

    且更易参与,在白鲸港兽斗极为盛行,师兄玄山拉他去看过几场,每场都是死斗,赔率极高,直到一方灵兽战死为止。

    当时刘玉就再想,兽修培育一头“伴修灵兽”不易,怎会如此轻松让“伴修灵兽”上场战死,如今看来,那些比试的双方可能连兽修都不是,战死的不过是“御兽令”契约的战兽而已。

    “爹,这位便是玄玉道友!”这时凯特领着一位与他同样高大壮实的独臂老汉走来,介绍着说道。

    “吾名艾迪·卡氮,是塞亚的父亲,多谢玄玉道侄救下小女!”

    独臂老汉先对刘玉感谢说道,随后板着脸对艾迪·塞亚说道:“胡闹!不招呼一声,就敢偷偷溜去地下石窟,以后在家呆着,哪都不许去!”

    “塞亚知错了,就原谅塞儿这一次吧!”塞亚知道老爹在火头上,老实低头认错。

    “伯父!这次是小侄愚蠢,你不要怪塞亚她了!”路易·海威硬着头皮上前说道,这卡氮伯父与他家老爹是至交,性格暴躁,从小海威就很怕这位,但为了塞亚,也只能主动上前挡枪了。

    “哼!你也跑不了,一会尼斯老弟就来,看他怎么收拾你。”独臂老汉吹胡子瞪脸训斥道。

    “前辈息怒!这次他们定会接受教训!”刘玉尴尬地开口劝道。

    “爹!你不是说要去“夕风酒楼”定宴席嘛,塞亚的事,一会回家再说!”凯特委婉地提醒老爹,训斥妹妹,也不急于当着客人的面。

    “玄玉道侄莫怪!这丫头气死我了!老头子先去酒楼定宴席,让凯儿带你先在兽馆好好逛逛,一会再过来。”独臂老汉这才收了些火气,瞪了一眼女儿塞亚,气乎乎走了。

    “玄玉道侄莫怪!这丫头气死我了!老头子先去酒楼定宴席,让凯儿带你先在兽馆好好逛逛,一会再过来。”独臂老汉这才收了些火气,瞪了一眼女儿塞亚,气乎乎走了。

    “玄玉道侄莫怪!这丫头气死我了!老头子先去酒楼定宴席,让凯儿带你先在兽馆好好逛逛,一会再过来。”独臂老汉这才收了些火气,瞪了一眼女儿塞亚,气乎乎走了。

    “玄玉道侄莫怪!这丫头气死我了!老头子先去酒楼定宴席,让凯儿带你先在兽馆好好逛逛,一会再过来。”独臂老汉这才收了些火气,瞪了一眼女儿塞亚,气乎乎走了。

    “玄玉道侄莫怪!这丫头气死我了!老头子先去酒楼定宴席,让凯儿带你先在兽馆好好逛逛,一会再过来。”独臂老汉这才收了些火气,瞪了一眼女儿塞亚,气乎乎走了。

    “玄玉道侄莫怪!这丫头气死我了!老头子先去酒楼定宴席,让凯儿带你先在兽馆好好逛逛,一会再过来。”独臂老汉这才收了些火气,瞪了一眼女儿塞亚,气乎乎走了。<p/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