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读文学网 > 玄幻武侠 > 穿书后我天天看男二演戏 > 正文 第82章 江渡番外

第82章 江渡番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很多年前, 江渡的名字叫做梁无陌。

    第一次发现自己与常人不同是在他十一岁的时候, 一场瘟疫席卷了附近的所有村庄。他爹娘带着他逃难,在半途中还是不慎因病离世。

    他一个人躲在废弃的庙里, 雷雨交加,寒风刺骨, 旁边是他爹娘已经冰冷的身体。

    他被冻得瑟瑟发抖, 小声地呜咽着, 居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同样是这个废弃的庙,一位仙风道骨的道人带着聪慧无双的徒儿路过, 他们救下了一位差点死在歹徒刀下的少年。

    可是,那位少年却不是他。

    他很懊恼, 为什么连做梦都不能梦到些好的。他醒了过来, 听到门口一阵喧哗。

    他一时害怕, 连忙躲到了屋里那个破破烂烂的神像后面, 悄悄地从神像的裂缝中看外面的情况。

    没多久一群凶神恶煞的土匪闯进庙中, 一位土匪不小心踢到他爹娘的尸体,骂了一声,“这鬼地方居然还有死人,真晦气。”

    他瘦小的身体不住地颤抖, 任由那几个人把尸体搬到外面, 完全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因为那几个人, 和他梦里那几个歹徒长得一模一样。

    一旦弄出什么动静, 那群人的大刀可能就会架到他的脖子上, 像梦里对那个少年一样一边恐吓他,一边毫不留情挥下大刀。

    梁无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梦到这些,更不知道如何才能活下去,只知道他绝对不能发出任何声响。

    他死命咬着嘴唇,嘴里渐渐有了一阵血腥味。

    突然外面又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一位少年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他一进来看到庙内的人就想跑回去,可是这群人怎么可能会让他如意。

    他们把那个少年用绳子捆了起来,离得近了,梁无陌看清楚了,这个少年就是他梦境里那个。

    如同他梦到的那样,那几个土匪对那个少年进行了一番殴打和恐吓,然后举起刀,下一秒就要落下。

    好在接下来也和他梦中一样,那两位神仙一般的人及时赶到,留下了那位被吓坏了的少年。

    他们将那群歹徒驱逐,扶起那位全身上下脏兮兮的少年。

    他们问了几句话,少年都一一回答。那位道人掏出一个钱袋,递给了那位少年。

    少年坚决不收,跪下来磕头求他们带走他。

    道人还是心软,最终同意了他的请求。

    梁无陌一看也连忙跑了出去,哽咽着求他们收留。他不清楚他们是什么人,但他有种强烈的感觉,跟着他们,他才能活下来。

    道人见到他时神情有了一点变化,微微点头,“你倒是个好苗子。”

    临走前道人还帮他将父母安葬,梁无陌心存感激,给道人磕了三个响头。

    道人淡淡道:“无妨。”

    就这样,他就和师徒二人自己那位少年一同离开了。

    等到他跟着他们上山,他才知道自己拜入了天下第一修仙门派,清阳派的门下。

    而那位道人,则是清阳派的五大长老之一,慧明长老。

    从此,梁无陌就在清阳派安顿了下来。清阳派选弟子极其看中资质,他因为根骨奇佳,被慧明长老留在了座下,而那位同他一起入门的少年,因为资质平平,只能被安排去干杂活。

    所有的少年大概都有一个修仙成材的梦,梁无陌也不例外,从此他跟着师父和师兄弟潜心修炼,期盼将来成材的一天。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的进步飞快。但是突然有一天,他又梦到了那位少年。

    少年名叫苏逸,因为资质太差从入门开始就经常被周围的人欺负。但他并没有埋怨,还在干完活后勤奋练习,虽然一直没有进步。

    好在林致许时不时会来看他,替他教训那群欺负他的人。林致许就是当初那个跟着慧明长老的弟子,时梁无陌的同门师兄,资质绝顶,性情温和善良。

    可惜师兄一离开,那群人又会重新上来欺负他。

    梁无陌做完这个梦十分迷惑,这些事情都像是真实发生的。可是他为什么会梦到这些,而且都是有关于苏逸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经常做相关的梦。大部分都是与苏逸相关的,被欺负,练习,被欺负,干活,师兄又去看他,一位看似高冷的师妹悄悄对他红了脸。

    不过他一心修仙,见这些梦境并不会影响自己就没去管。

    直到有一天,一位他很脸生的弟子进入了他的梦境。

    那位弟子偷偷进入藏书阁,偷出了一本十分重要的剑谱。

    那本剑谱的重要性全派弟子都心知肚明,一般只有五大长老自己门下的大弟子才有资格去借阅查看。

    而那位弟子居然敢去偷剑谱?梁无陌醒来是一身冷汗。

    好在那几天都无事发生,他就以为这只是一个虚假的普通的梦。

    可是没想到,一个月后,那本剑谱居然真的消失了。

    门派瞬间大乱,所有人都人心惶惶。掌门下令严查,终于在苏逸住的小柴房里找到了那本蒙了灰的剑谱,好在没有破损。

    因为是在他的住处搜到的,苏逸百口莫辩。很多人都提议将他的筋骨废掉然后逐出师门。

    不少人还笑他的筋骨废掉和不废掉有什么区别吗?

    苏逸在众人的唾骂声中攥紧了拳头。

    梁无陌看着他,很想上去替他辩解。偷书的人不是他,而是那群嘲笑他的少年中的一个。

    可是他刚入门不久,人微言轻,凭借一个古怪的梦,根本没有人会相信他。

    他只能找到师兄,告诉他,那本书不是苏逸偷的。

    师兄笑了笑,说他知道。

    最终还是慧明长老出面求情,没有将他搞出师门,而是罚他到后山面壁三年。

    在这之后,梁无陌更加频繁地做梦,很多都是有关于苏逸的,也逐渐开始梦到一些其他的东西,包括一直和清阳派为敌的魔教内部的事情。

    这一串的梦境连起来,就像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他有点害怕,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或许与常人不一样。

    于是他更加刻苦地开始修炼,让自己不要再去想梦中的事情,但是没有用,梦境越来越长,越来越清晰。

    甚至有的时候他都不用做梦,一眨眼间,很多信息就钻进了他的脑袋,到后面他可以看到苏逸以及很多人未来很多年后的事情。

    终于有一天,他彻底醒悟,意识到自己处在一本名叫《离心剑》的重生升级流小说里。

    苏逸,就是这本书的男主角,他做的第一个梦,就是这本小说的开头。

    小可怜苏逸上山后,就开始了被欺负,被误会的一生。纵然他要天天干粗活,被其他人嘲笑,被关三年的紧闭,但他的内心从不怨恨任何人,只想好好修仙,好好活着。

    期间他遇到了很多很好的人,救他上山的慧明长老,十分照顾他的师兄,不爱说话却会给他塞糖果吃的师妹,还有一个总是戴着面具的老人。

    因为有这么多好人,他原谅了那些欺负他的人。但是他的宽容并没有带给他好运,反而让那群人变本加厉。

    终于有一次,那群人失手杀了个人,决定嫁祸到他的头上。

    为了救他,小师妹暴露了自己是魔教教主女儿的身份,被掌门人一剑刺死。

    从此,他疯了,堕入了魔道。七年后,他血洗清阳派,报仇雪恨。

    他杀了很多人,手上沾满了鲜血,一群人在他的剑下求饶。林致许劝他收手,突然之间,他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和当年的土匪一样的人,他的人生就像是一场笑话。

    他用剑在脖子上划了一刀,结果却重新回到了十二岁的那一年,他在一个雨夜里奔跑。

    他看着高举屠刀的土匪冷笑一声,现在什么都没开始,他还来得及。

    梁无陌知道了整本书的情节,只不过书中,并没有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他的名字。

    他,是观书者。

    后面的几年,他任由着剧情发展,从未想过去改变什么,因为他知道,他改变不了。

    他的能力越来越大,大到可以随意改变剧情外的东西,但是他动不了剧情线一丝一毫。

    终于,成为魔尊的苏逸登上清阳派前,他经过的地方,都留下鲜血。

    在他自杀后,梁无陌叹了口气,将时间线逆转,将所有人的记忆重置到十三年前,只剩下他和苏逸两人,保留了所有的记忆。

    一时间,天地乌云变化,一眨眼,他就回到了神像的后面,一群土匪闯入,一位少年跌跌撞撞地进来。只是和从前相比,他的眼中没有了迷茫与澄澈,只剩下寒意。

    再次上山,梁无陌已经无心修炼,修炼与否对他毫无影响,修仙从来就不是他的使命。他用自己的能力应付考核,一天到晚得过且过。

    他无所不知,和苏逸不同,苏逸只是知道上一世的结局。而他,这一世所有人的结局他都知道。

    这一世小师妹没有死,为了苏逸洗去魔根,和他一生一世一双人。但是为了救他们,对苏逸最好的人,林致许为了救他们死了。

    或许作书的人总是爱给主角安排写磨难,所以在第二世的大团圆结局中,安排了这么一个悲剧。

    他什么都知道,偏偏不知道这一切结束后他的结局是什么。

    那一天终于到来,林致许为了救苏逸中了一剑,吐血身亡。

    那一瞬间,梁无陌感到无比地悲凉。林致许是一个可以称作完美的人,资质绝顶,与人为善,却因为剧情里要他死,他就必须死。

    明明早就事先知道,他却感到一股剧烈的心痛。

    剧情结束后,什么都没有发生,他得过且过了两百年,终于在某一天死去。

    终于解脱了,他想。

    可是一睁眼,他就看到了一张疲惫的笑脸,他变成了一个婴儿。

    和上一本书中后知后觉地觉醒不同,这次他刚出身就知晓了全部的剧情,还有着上一世的回忆。

    这一世,他叫穆风,和之前一样,书里并没有他的姓名。但是躺在他旁边的双胞胎妹妹,穆雨,却在书中有寥寥几笔的描写。

    穆雨十八岁时,对全书的大反派一见钟情,无所畏惧地到他面前凑。

    可惜她不是女主角,只是一个只出现了几句话的配角,大反派自然不会爱上她。

    最后,大反派挖了她的心,将为救男主而死的女主复活。

    而到剧情的最终,女主却亲手将大反派杀死。

    真是造化弄人。

    总是这样,即使他不在剧情之中,却又与剧情人物有着解不开的关系。

    他看了眼正蹲在水池旁边玩水的奶团子妹妹,怎么也不敢想象将来她会那样残忍地死去。

    “小妹,我们走。”看起来还是只有七岁的穆风,带着同样大的穆雨,拿着个缺了个口的瓷碗,到街上去乞讨。

    他们剩下来就不知道父亲是谁,母亲又在他们五岁时生病去世,两兄妹相依为命。

    其实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让兄妹二人过上舒服的日子。

    不过他很恶劣,上辈子悠闲日子过惯了,觉得在街上装小孩乞讨也很有意思。

    妹妹是真正的心智才七岁的小孩,一直觉得什么都会的哥哥说的都是对的,每天也乐呵呵地跟着穆风上街乞讨。

    就这样,他们一直长大到十七岁。十七岁的穆雨出落得精致漂亮,行为举止都非常可爱娇憨。

    穆风看着她,想到书里的结局他就心如刀绞。

    上一世况且和他不算特别熟悉的师兄死去,他都消沉了半辈子。这一次,他真的要眼睁睁看着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妹妹去死吗。

    他不能,他做了个决定,他们刚满十八岁,他就带着妹妹远离了剧情发生的地点。只要穆雨没有在她十八岁这年对大反派一见钟情,她就不会为他而死。

    只要活了过去,她就不会死。

    穆雨不知道为何哥哥要带她远走他乡,但她生□□玩,能去别的地方玩照样很开心。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穆风将穆雨保护的很好,几乎是片刻不离。

    十八岁就剩最后几天了,他守着妹妹,决不让任何人伤害他。

    最后一天,剧情里突然出现一个bug,需要他去解决。看着身旁的妹妹,他焦急万分,为什么不能再晚一点,偏偏是这个时候。

    可是他不能违抗系统,如果他不接受指令,就会被关进无边的黑暗里,不知何时才能出来。那时,他更不能保护他的妹妹。

    他只好对穆雨说,乖,待在家里,我回来之前绝对不要出门。

    可就在这天夜里,大反派为女主寻找合适的心脏路过此地,一眼就看到了乖乖待在家里的穆雨。

    反派生得极为英俊,小姑娘顿时失了神,痴痴地跟着他离开。

    穆风仅仅是离开了一个时辰,回来时,他的妹妹已经和书上一样被挖心死去。

    他的情绪瞬间失控,顾不上什么剧情与系统,找到反派就想杀掉他报仇。

    反正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不去血刃仇人死去。

    可是他的剑,无论如何都刺不进那人的心口,他也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他就被关在了无边的黑夜中,不知过了多久,他才被放出来。

    睁开眼,又看到了一对喜出望外的夫妻。

    无边的轮回,他开始怀疑这是不是系统对他的惩罚。

    一世又一世地轮回,他已经变得麻木,不会再为身边人的生老病死而伤心难受,每一个世界,每一本书,他都是一个看客而已。

    这一世,他的名字叫江渡。

    经历的世界太多,他都懒得去计较剧情里的是非对错。就像他一睁眼,就知道眼前这个向来严肃,却总是慈爱地将他抱起的男人,将来会被自己和情人的儿子亲手杀掉。

    他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心道为什么每个世界都要从小孩做起,老是要被人抱来抱去的,真是无趣。

    他从古至今经历过很多个故事,扮演过很多个角色。在这个现代社会的世界里,他看着镜子里自己长得好像还行的样子,决心长大以后去做个演员,看样子应该挺有趣的。

    长到九岁的时候,他见到了这本书里第二个剧情人物。他那个早晚要死的的父亲的生意伙伴的女儿,陆以歌。

    见到她的第一眼,他竟然有些恍惚。

    他不知道书与书之间有无关联,存不存在轮回转世,但是这个女孩,真的和他那个被挖了心的妹妹很像很像。

    一样天真无知的眼神,一样闲不住爱玩的性格,一样娇憨可爱的语气,一样爱上了男二,一样活不过xx岁。

    他有点想笑,虽然知道这是巧合,但还是觉得系统像是在给他开玩笑。

    偏偏那位伤害她的男人,是他的亲弟弟。

    不过比起掏心的大反派,他这个演戏演到底,认真照顾了陆以歌五年的弟弟好像也没有这么不可救药。

    后面在跟着江城去X城的时候,他偷偷去了那家福利院。在院子的角落里看到了那位阴郁沉默的少年,还好和当年那位大反派并不像,要是像的话他大概就要怀疑人生了。

    他走近,少年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转身打算走开。

    江渡叫了他一声,“江郁。”

    “你是谁。”江郁面无表情地问,“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江渡笑着逗他,“我是你哥哥。”

    江郁冷哼一声,继续向前走。

    “哥哥给你吃糖要不要?”江渡三两步就走到了他的面前,张开手,上面是各种各样的糖。

    “你很烦。”江郁不想理他。

    这个时候一个小女孩跑了过来,看着他好奇地问江郁,“小郁,他是谁啊。”

    江郁道:“不知道。”

    这个女孩大概就是这本书的女主角,江渡问她:“小妹妹想吃糖吗。”

    江念有点馋,“想吃,但是院长说不能吃陌生人给的东西。”

    江渡笑着说:“我是他哥哥,不是陌生人,你让他喊我一声哥哥,我就给你们吃。”

    江念奇怪,“他没有哥哥啊,你和他同一个妈妈生的吗?”

    江渡被噎了一下,“不是,我们是异父异母的同姓兄弟。”

    江郁看他的眼神终于缓和了一点。

    江念问他,“是因为你们都姓江吗,我也姓江,叫你一声哥哥你给吃糖吗?”

    “哎,也行吧。”江渡妥协,将糖果给她。

    “谢谢哥哥。”江念脆生生地喊。

    江念将糖果分成两份,“小郁你要吃糖吗。”

    江郁看了江渡一眼,直接扭头离开,“不用。”

    “哥哥再见。”江念追了上去。

    江渡看着他的背影叹气,这个小孩真是不一般的别扭。

    回去后,他又见到了陆以歌,她比上次见面时长高了许多,但脸色没有以前好看。

    她的病这个时候就已经开始折磨她,陆以歌看到他,声音小小地喊了声,“哥哥。”

    大概是因为生病的缘故,她的性格比之前静了些,更贴近书里那个安静柔弱的病秧子大小姐。

    他想起三年前答应她的事,要帮她活过二十五岁。

    如今他已经着手开始计划,他不知道能不能成功,能成功就是她幸运,命不该绝。

    不能成功的话他也不介意,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去试图改变剧情。

    大不了就是再关进去一次,再严重一点可能是死,但是死亡,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

    他的计划灵感来源于上一本书中,书中的女主角不知为何突然去世,这算是他有史以来碰到过的最大的一个bug。他不知如何解决,就像主系统请示。

    主系统越到后面越不想管事,就让他随便从另一个世界调了一个将死的灵魂过来,让她代替女主角走完剧情,结束任务后可以给她奖励让她重生。

    江渡照做了。

    果然那位女生成功重生,他想了很久最终布下了一个很大的网。

    陆以歌十七岁的那场手术,他动了点手脚,成功瞒住了日益怠惰的主系统。

    他将灵魂送往另一个世界,又装模作样地向主系统请示修复bug,将另一个世界里即将在车祸里去世的陆以歌的灵魂召了回来。

    果然,主系统从头到尾都没发现。

    在陆以歌和江郁的订婚宴上,他再次见到了他们。

    而江郁看向陆以歌的眼神,让他意识到,有些东西,好像已经悄然发生变化。

    而当江郁为了救陆家来求江城时,他知道他那该死的父亲,大概是不用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